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八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芙蓉-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伸出头来,不知羞耻的挺立着。 
「嗯……娘亲在骗人……看你下面湿成那样……原来也忍不住了啊……」聂婉蓉不满的抱怨道。 
唐月芙被女儿发现身体的秘密,不由得心中大愧,先前还在义正词严的教训女儿,可自己却难耐心头的欲火,分泌出大量的淫汁浪水,连亵裤都染得濡湿一片,真真羞煞人也。 
唐月芙不敢接话,更加用力的吸吮着女儿的|乳笋,另一只手捏着聂婉蓉的|乳肉,让顶端的蓓蕾高高耸起,拇指和食指揉搓着逐渐涨大的|乳珠,时不时的狠挤一下,让聂婉蓉不能再作多言。 
此时,聂婉蓉一边享受着母亲的服务,一边悄悄的撩开母亲亵裤的一角,灵巧的手指钻了进去,直接攻击唐月芙的那粒珍珠。 
「嗯~」唐月芙闷哼一声,身躯剧颤,侧倒在床上。 
聂婉蓉翻身坐起,将两人身上剩余的衣物脱下,然后爬在母亲的身上,将年轻的牝户暴露在母亲的面前,分开唐月芙一双修长的玉腿,凑了上去,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至,聂婉蓉吐出香舌,在母亲的肉唇上轻轻滑动,玉指扣住唐月芙玉缝上濡湿的珍珠,揉挤搓压。 
「啊……蓉儿……好……好啊……」满足的呼叫终于从唐月芙的口中倾泻而出,身体也随之轻轻抽搐起来。此时,聂婉蓉那粉红色的花瓣正摆在唐月芙眼前,她竖起中指,撩起一掬清滑的Yin水,然后一扭一转,轻巧的刺入女儿的牝户。 
花瓣被分到两边,窄小的通道里灼热异常,无数的嫩肉缠绕在入侵的手指上,细嫩滑腻,唐月芙轻轻戳弄了几下,但觉无甚阻碍,便开始快速在女儿的蜜壶中抽送起来。 
「啊……啊……好棒啊……娘亲……快点儿……再快点儿……」聂婉蓉高声叫喊着,舌尖一顶,便溜进母亲的阴沪之中,在内里伸缩卷转,舔弄不休。 
「嗯嗯啊……」唐月芙的蜜壶中早就已经泥泞一片,在女儿的刻意挑逗下,更是春潮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聂婉蓉的俏鼻贴在唐月芙的阴阜,只能发出含糊的呻吟。湿热的鼻息包裹着母亲的阴核,让唐月芙更是欲火高涨,双腿支撑着整个身子,玉臀上抬,一耸一耸的和女儿的唇舌做着最亲切的接触。 
另一方面,唐月芙插入聂婉蓉体内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两根,插入的程度也越来越深,好几次都直接点击在女儿柔软的花房之上,一波波的Yin水从蜜壶深处涌出,更便于唐月芙手指的抽插。 
唐月芙在女儿的蜜道中快速的捣弄了几十次,忽然见女儿的的阴核就在眼前,红艳艳的,充血肿胀。唐月芙于是抽出手指,在聂婉蓉的阴核上捻搓了几下,然后中指一屈一弹,竟然用上了「蜀山剑派」的绝世神技「玉兰拂花指」,一道真气正撞在那娇小的阴核之上,聂婉蓉如遭雷殛,快感如潮,瞬间抵达顶峰,大量的阴精狂泄而出,喷了唐月芙一头一脸。 


「啊……」随着高潮的迅速降临,聂婉蓉那粉红的花瓣张开到最大的极限,全身酸软,再也无法继续香舌的活动,抬起头来,高声嘶喊着。一道银线将她的红唇和母亲的牝户连接起来,随着聂婉蓉抬起的头部逐渐拉长,颤颤巍巍,竟不断裂。 
下体突然失去女儿的慰籍,唐月芙顿时觉得蜜壶中麻痒异常,她坐起身来,伸手翻过聂婉蓉的身子,然后抱起女儿的一条玉腿,从她的两腿之中凑了进去,两人那湿润的荫唇撞在一起,电流一般的快感冲击着她们的神经,母女俩同时哼叫一声,扭动娇躯,胡磨乱顶起来。 
两人黑亮的荫毛纠缠在一起,四片荫唇大大张开,贪婪的相互冲撞摩擦着,想要把体内的无穷欲火尽数散发出去。两人一边扭动着玉臀,一边不约而同的抚上自己的酥胸,一手握住一支Ru房,大力的揉捏,像要从中挤出水来,|乳峰上的蓓蕾高高凸起,愈加硬挺紧绷。 
「娘亲啊……我……我好舒服……好舒服啊……」 
「蓉儿,为娘也一样……好……用力……来……」 
母女俩疯狂的摆动臀部,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喊叫。残余的一丝丝的理智也被火热的快感所占据,欲望完全控制了全身…… 
「啊啊啊……我要来了……蓉儿……快……使劲……」 
「喔喔喔……娘亲啊……我也是……让我们一起泄了吧……」 
终于,两人不分先后的攀上了肉欲的颠峰,两具雪白的娇躯一阵痉挛,腿间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收缩,随着雪嫩屁股的摆动,一股股热潮分别从两人的蜜壶中狂射出来…… 
高潮过后,唐月芙逐渐从欲望的海洋中苏醒过来,看着两人下体间粘在一起的毛发,顿时羞得面红耳赤。 
已经数不清楚多少次了,母女俩就是这么排解修炼「连心剑法」的情火,每次过后,唐月芙都会为自己亢奋的举动感到惊讶和羞耻,她不知道以前修炼过此等心法的前辈们曾是怎样的一个情形,是否也与自己一般疯狂,一般沉迷…… 
此时,聂婉蓉依旧躺在床上沉睡不醒,脸上则明显地挂着异常幸福的神情,嘴角上勾勒出优美的弧线,仿佛在梦中也在回味着适才的畅美感觉。 
唐月芙苦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前辈们如何,可明显女儿就比自己容易满足多了,通常都是在她两次高潮以后,自己才会得到满足,而刚才的那些淫荡的举动也是自己手把手地传授给她的,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一个欲壑难填的女人吗? 
唐月芙轻轻的从女儿的两腿之间抽出身子,披衣下床,心中依然燥热异常。 
明明刚才已经泄过一次身,按理说将体内的欲火也该熄灭了啊,可为什么自己的蜜壶中依然是那么空虚酥麻呢?哎……和女儿一起虽然能暂时缓解欲火焚身的痛苦,可实在是比不上和丈夫当年真个消魂的动人滋味啊……就连昨晚的那场春梦也比这个强多了呢…… 
想着想着,唐月芙只觉得蜜壶中仿佛有千万只蝼蚁爬进爬出,愈发觉得寂寞难耐,哎……这个夜晚怎么就那么漫长啊…… 
服药的时刻终于到了。 
经过连续七日的不停传功,聂炎体内已凝聚了母亲十年的精湛功力,唐月芙见儿子根基已成,便吩咐女儿聂婉蓉在一旁护法,并让聂炎在蒲团上盘膝坐好,对他说道:「炎儿,等一下你一定要运功抵御那「九阳还魂草」的药力,不用让它损伤到你的经脉,等药力完全化开以后,就大功告成了。」 
聂炎怯生生的说道:「娘亲,我有些怕啊……」 
唐月芙轻轻的拍了一下儿子的脸蛋儿,柔声说道:「炎儿乖,不要怕喔…… 
等一下我会帮你护住受冲击最大的心脉,你只需要保护好其他的经脉就可以了啊……你放心,有为娘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聂婉蓉也安慰弟弟道:「炎弟不用担心,还有你蓉姐我呢……」 
聂炎听到母亲和姐姐的鼓励,点了点小脑袋,接过唐月芙手中的「九阳还魂草」,和水服下。唐月芙连忙一手虚按儿子的天灵,另一手则放在聂炎的丹田之上,玄功催动,两股真气在聂炎的心脉附近汇聚起来,形成一道坚实的防护罩。 
片刻之后,唐月芙只觉得聂炎体内突生一股庞大的力道,自己输入的功力猛的倒卷而回,更将她的双手震离儿子的身体。她大惊之下,却见聂炎眼神立变,竟然透出莹莹的碧绿光芒,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仿佛一只受伤的野兽,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炎儿,你怎么了?」唐月芙焦急的摇晃着儿子的肩膀,颤声问道。 
「吼~」聂炎对母亲的呼唤置若罔闻,口中发出野兽的低鸣,突然一伸手,将唐月芙胸前的衣襟撕扯开来,雪白的肌肤曝露在空气中,杏黄|色的肚兜根本掩盖不住傲人的双峰,大片的柔腻|乳肉白晰动人。聂炎两眼放光,小手各抓住一支|乳峰,肆意揉捏起来。 
唐月芙本来想要反抗,但是被儿子的手抓在Ru房上,一阵阵奇异热力传透过来,仿佛有种催发肉体春情的奇异力量,唐月芙顿时好像着了魔一样,竟有些舍不得离开,甚至还隐约把胸口微微挺起,任凭儿子轻薄。 
「炎弟,不得无礼!」一旁的聂婉蓉急跃而上,剑指直点弟弟的背心。聂炎低哼一声,硬受聂婉蓉的指剑。聂婉蓉的手指刚触到弟弟的身子,却觉得他似乎有罡气护体,再加上不敢全力施为,那一指竟无法突破对方的防护。聂炎跟着身子一晃,聂婉蓉只觉得一股大力狂涌而至,再也稳不住身形,娇呼一声,顿时被撞得破门而出。 
聂婉蓉虽然一指无功,那声娇喝却将唐月芙唤醒过来。唐月芙看清眼前的光景,羞愤交加,连忙格开聂炎的一双魔手,身躯一转,绕到儿子的身后,怒喝道:「炎儿,你在干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