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八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医院怪谭-第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胡尔彤一向身强体健 不是病痛滋味 健保卡上唯一的一格 是前回洗牙 
    时用掉的 所以她对最接近死亡的地方──医院并不是十分了解  
    偏巧 这回她却非得进医院不可── 
    「尔彤 快点到  医院来 仪袅要生了 」母亲的声音透过话筒 残酷 
    地刺进她尚未苏醒的耳膜  
    胡尔彤对於外甥的来临当然很兴奋啦 只是正巧前夜高中同学来访 两人 
    吱吱喳喳一整夜没睡 今儿个办公室里又忙 没能偷闲休息 晚上同事们吆喝 
    这去唱KTV 回到家十一点半 好不容易上了床 睡没半个小时 留在医院 
    照顾姊姊的母亲就来电话了  
    她很想回答──「唉呀 生个小孩又没啥大不了的 我要睡觉 」──但 
    母亲的个性她再了解不过 真敢这麽应话 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才怪 再说 
    姊夫去国外出差前千交代万交代── 
    「一定哟 你也知道仪袅最容易紧张 有你陪著我安心多了 」 
    一想到此 不情不愿的回答 「我马上过去 」她摸黑扭开梳妆台的灯  
    睁开眼 忽觉镜子映出一个奇怪的影子  咦 那是什麽  
    胡尔彤马上回头 心头也因快速的动作而怦怦直跳 她小心地在墙角搜索 
     然後晃晃脑袋  
    啊 原来是自己竖起的一头乱发 在灯光下晃来晃去罢了 她擦擦额头滴 
    下的冷汗 「真是自己吓自己 」她自言自语著 然後慢慢将脸转了回来 蓦 
    然── 「啊。。。。」 
    她的惊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邻近几只流浪狗也随之狂吠起来  
    「我好丑呀 」胡尔彤看著镜中的自己──两眼满布血丝 紫色的眼眶深 
    陷──真是可怕极了 不知道要怎麽妆才能盖得住呢。。。。
 在同一时间   医院的六楼 护理长正大声喊著  
 「MISS王 快去帮忙把608室的许太太推进产房 」 
 第一天实习的王宝甜还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汗水 急急忙忙又往608室走过 
 去──她只知道妇产科病房比较没有恶心的画面 却不知忙起来也是叫人头昏脑 
 涨  
 推床往产房的途中 她听著学姐在许太太一旁说著毫无意义的喃喃安慰语  
 忍不住问道 「学姐 为什麽她们会一起生啊 」这是今晚王宝甜推的第四个产 
 妇了  
 她才问出口就後悔了 基本上 这种笨问题就好像问──「为什麽过年的时 
 候电视节目左转右转 都看到不喜欢的明星唱歌」是类似的──答案就是 巧合 
 嘛  果然学姐瞪了她一眼── 
 「我怎麽知道 反正每次都是几个一起生呀 」学姐说得理所当然  
 这种说法出乎王宝甜意料之外 「怎麽 生孩子会传染的吗 一个生 就全 
 部都生了 」 
 「什麽传染 又不是口啼疫 」 
 王宝甜纳闷地推著病床 其中有什麽佛洛伊德的理论在内吗 还是跟机率比 
 较有关系呢 难怪自己的数学老是学不好  
 推进产房之前 一个五十来岁的欧巴桑靠了过来 这个欧巴桑 五官之间和 
 本故事的女主角胡尔彤有些相似 她 便是胡妈妈了  「许太太 你也要生了 」 
 「是──是的──」 
 「我女儿也要生了耶 」 「是──是吗──」 
 「很难过 听说你先生两个星期前出车祸往生极乐了 你不幸的遭遇真是叫 
 人难过得想哭 好可怜好可怜──」 「是──是喔──」 
 「听说你的胎位不正 大概会难产 说不定要开刀呢 好可怜好可怜──」 
 「是──是啊──」 
 「开了刀还不见得保得住胎儿 真不幸啊 好可怜好可怜──」 
 「是──是咩──」 
 「而且说不定自己也有危险 真是太惨了 好可怜好可怜──」 
 「是──是──是──」许太太开始挣扎 她咬牙切齿想做些事 但由於她 
 子宫收缩一阵快过一阵 痛不欲生 所以护士们很难由表情猜出她到底要什麽  
 总之 学姐决定结束好心妇人与产妇之间的谈话 把产妇推进产房里  
 「不要想太多啊 说不定很快就见到你先生了 也不见得是坏事 」产房关 
 门前 胡妈妈这麽说著
她还是马上拨了个电话给专属司机 「王士豪 如果你还爱我 马上开车到 
 我这里来 」威迫是这种美女特有的伎俩 不过 为了要符合美女的形象 趁这 
 段时间 她好好地在脸上扑了几层粉  
 几分钟後 紧急煞车声在门口停住 接著门铃像机关枪似地直响 胡尔彤才 
 开门 立刻冲近一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一把抱起她── 
 「来吧宝贝 让我证明我有多爱你 」王士豪喘著气说  
 胡尔彤咯咯娇笑 「你误会了 我要上  医院去 叫你来载我啦 」 
 爱人的请求不赀是金科玉律 王士豪立刻把她抱上车 往医院直驶而去  
 由於已经过了探病时间 医院的停车场也关了 王士豪只得将车子停在远处 
  任由胡尔彤自行先进医院  
 医院的大厅也兼作候诊室 但由於门诊时间已过 所以大厅只留了两盏小灯 
  和角落『安全出口』的牌子在黑夜中蒙蒙地发著亮光 胡尔彤推开门 进入大 
 厅 忽见尽头电梯正要缓缓合上── 「喂 等我一下啊 」 
 胡尔彤大声呼喊 高跟鞋小跑步趴搭趴搭 在空旷的大厅造成令人恐惧的回 
 音 趴搭趴搭 趴搭趴搭── 
 「吵死人啦 」 
 黑夜中有年迈的男声抗议著 胡尔彤极尽目力 看不见远方的老公公 前次 
 陪姊姊做产检时来过两次 记得那个方向是候诊的一大排椅子 也许半夜有人睡 
 闷了 到大厅溜达溜达 她抱著歉然说 「歹势啦 我赶时间嘛 」 
 「赶著投胎啊 」 
 这个老家伙 口气实在糟糕之至 要是在平常 胡尔彤不马上翻脸才怪 不 
 过现在她赶时间──算是这老家伙好命  
 且说胡尔彤三步并两步 终於及时冲进电梯 「六楼 谢谢 」没人回应她 
 的请求 定睛一看 嘿 电梯里根本没有别人  
 怪了 她自言自语 「没有人的电梯门为什麽会自己打开 」想了一会儿  
 搞不懂电梯公司的设计逻辑 只是心中隐隐觉得有什麽不妥── 「是了 」 
 她恍然地点头 现在正值能源危机期间 没有人的电梯自己开门 根本就是 
 浪费电力──依一个好国民的荣誉心 她打算投书给电梯公司要求改进  
 在这个同时 停好了车的王士豪正在往医院过来的路上  
 「怎麽办 我为什麽到不了医院 是不是鬼挡墙 」刚才的热爱现在都变成 
 了狗屎 走不出这个迷阵的他快哭出来了── 
 其实这只是一个方向感奇差的笨男孩找不到路罢了 请大家不要太过担心  
   胡尔彤思考半天 当然电梯还是在一楼停著的 管他的 先到六楼再说 她 
   的纤纤玉指向著数字「6」按去  电梯动了  
   胡尔彤僵住了 她最长的那只中指距离「6」还有几寸远── 
   「唔 这也没什麽嘛 楼上有人叫电梯 」她恍然大悟 怪的是 这间医院 
   的夜间管理怎麽这麽松 半夜里病人家属随意到处乱跑 而且还会教训美少女  
   想了想之後耸耸肩 按下了「6」 然後由皮包中取出粉饼 专注地做最後 
   一次补妆的动作  
   电梯停了下来 胡尔彤看这数字板的楼层显示 上头亮著「4」  
   电梯门缓缓滑开 外头是一片黑暗  
   「有谁要上楼吗 」她对著空晃晃的外头喊  
   「又是恶作剧 」胡尔彤气得大哼一声 用力的按上关门键 电梯门缓缓又 
   合了起来  
   王宝甜刚忙完一堆准备工作 偷闲到护理站喝个水 护理站就在电梯左近  
   她喝著水 一边穷极无聊的看著电梯 电梯门上方有一个显示版 显示著这部电 
   梯的所在楼层 她迷惑地看著其中一部  
   「学姐学姐 你看 右边那台电梯 它刚刚停在『4』耶 」 
   「胡说八道 我们医院哪来的四楼 你看错啦 」  医院和国内其他的医 
   院相同 没有四楼 直接由三楼跳五楼  
   「喔 」王宝甜静静地喝著水 最右边的电梯终於到达六楼 走出一个穿著 
   时髦的小姐 不过脸上抹著一层厚厚的粉 看起来很像是在卖的 那个小姐直直 
   往产房的方向走去 想必是家属接到消息赶来 而那台电梯 在门就快合起来的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